眉眼如初

细雨和桃花

春水化冰的时节,白衣与红影相遇了,在那桃花未开,溪水潺潺的河边。

 “在下展昭。”红衣人眉目清秀,笑意温润。 

白衣人隔着河,望着红衣人的笑容,心中仿佛落下了温热的细雨。 

他坏笑道:“展昭?就是那只皇上亲封的御猫?”

 面对调笑,红衣人直视他的双眼,眸子清亮:“若是在下没有猜错,阁下是锦毛鼠白玉堂?”

 “呵,你这猫儿眼力还不错,正是你白爷爷。” 

红衣人嘴角微勾:“......小白鼠。” 

春风抚过,吹皱了清水,吹绽了春日的第一朵桃花。

百人一首(一)


 秋の田のかりほの庵のとまをあらみわが衣手は露にぬれつ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智天皇『後選集·秋中·320番』 


現代語訳: 秋の田に間に合わせに作った小屋は苫が粗いので、私の袖は夜露に濡れ続けています。


中文: 秋日的田野里,有一座用作权宜之计的简陋小屋。这小屋的苫帘很粗糙,我的袖子被夜露沾湿了。

模仿肚肚大大画了一张图,送给剪刀手星光~

美人皮

瑞雪纷飞,低低的屋檐上覆盖了层厚厚的白雪,门口垂挂的大红灯笼上的积雪被劲风一吹,便簇簇地往下落,掉在门口嘻闹的孩童脖颈里,冷冰冰,软绵绵,顷刻间便化作了雪水,流进了棉衣里。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孩子被凉得一激灵,“呀!”地叫了一声,这声音有着小孩子特有的洪亮与稚嫩,传出了老远。小丫头抬起胖乎乎的小肉手,伸进脖子后面的衣服里,想抓住些什么一样,嘟着嘴,皱着秀气的淡眉,不停地挠着。“丫头,小心着些,又摔了?”里屋传来焦急的呼唤声,音色沙哑,就像用石头摩擦在砂纸上的声响一般。“阿婆,雪雪掉进衣服里了,好冷呢。”“吱呀”——有些漏风的柴门从里边儿被推开了,门檐上的雪哗哗地往下落。柴门外,地上的积雪太厚,门推了一点便不动了,雪花伴着寒风就如长了眼睛一般,钻进了门缝中。忽然,有一只经脉突起,满是皱纹,干巴巴的手从缝里伸了出来,抓着门边,用力一推,门便开了一半儿。一个穿着青色粗布袄,满脸沟壑,梳着平整发髻的老妇从门里探出了身子。寒风刮起她额前的碎发,她眯着眼,紧了紧衣裳。脸上的神情开始有些紧张,在看见小丫头好好地站在雪地里的时候,便放松了下来,心疼地哄道:“丫头,快进来吧,外头风雪猛,哎呦,这小脸儿,都冻得红红的了,快和阿婆进屋。”说着便颤颤巍巍地走过去,俯下身子,牵起小丫头还沾着雪水的小手,走进屋内。门里放在自己干瘪的手心里一下一下地揉着。

清晨,白玉堂拎着一杆鱼竿进了开封府,大声喊道:“猫儿!”

展昭闻声回头,拱手行礼,嘴角微微上挑。“原来是白兄,今日前来开封府,有何要事?”

“猫儿,前几日五爷我有了一个新点子,做了个鱼竿,可以钓很多鱼喔!”白玉堂扬起手里的鱼竿,得意地朝展昭眨了眨眼睛。

展昭好奇地看向鱼竿,只见那鱼竿手柄部分与一般鱼竿并无不同,只是那钩子的部分很是奇特:寻常鱼竿只有一钩,这把鱼竿却挂着六钩,钩子尾部锋利异常,划皮见血。钩线最末吊着一个小布包,里头隐约可见半包饵食。

“白兄是想约展某垂钓?”展昭眼中闪过一丝光芒,好像很有兴致的样子。

“猫儿,此时鱼儿正肥美,正好近日开封府也没有什么紧急的案子,你就随五爷我去后山的小溪边钓鱼吧!钓上了鱼,五爷做烤鱼给你吃!”“那展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半路上,“白兄,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风有些喧嚣?”“猫儿,你说什么?风太大!听不清!”“......”

两人举步维艰地来到小溪边,这时,风渐渐消停了些。“今儿风真大,把五爷我这造型都吹乱了。

“猫儿”,“嗯?”展昭转头看着白玉堂,有些莫名,“你发带松了,五爷来给你系系紧!”白玉堂说着便要欺身而上,展昭一个侧身避开,一个白眼丢过去:“不劳烦白兄了,展某自己来就好。”

展昭把白玉发带摘下,一头乌发便如瀑般倾泻而下,从背后看,细腰乌发,真如女子一般。

展昭将发带松松地系在手腕儿上,双手轻拢起长发,束成高马尾,刚要解下腕上的发带,忽觉腕上一松,发带被解了下来。

展昭转身便瞧见白玉堂左手拿着发带,冲自己坏笑:“猫儿,没有发带,你怎么束发?来来来,让五爷帮你!”

展昭气得瞪圆了双眼,左手圈着长发,右手忽然发力,在白玉堂肩头一拍,让白玉堂麻了半边手,趁着白玉堂松手之际,夺下发带。谁知,那带子有些长,白玉堂回过神之后一把扯住末端,用力一拉,展昭一个不稳,踉跄了一下,一下子栽进了白玉堂怀里,乌发随风飘起。

空气有些凝滞,“猫儿......”白玉堂略微低沉的声音在展昭上方响起,“你好香。”展昭的脸上飞上了一抹红晕,一把将白玉堂推开。

“白玉堂,你不要趁人之危,欺人太甚!”白玉堂晃了晃手里的发带,扶着展昭的肩,把他转了个身,“臭猫,别和五爷犟啦,看看头发都乱成这样了......不过,还是很美。”

展昭闻此,身子僵了一下,却也不再动,就这么乖乖地站着,他咬了咬唇,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,像一只展翅欲飞的蝶。

白玉堂轻轻抚摸着展昭的长发,小心得像抚摩一件珍宝。他拢起长发的时候,看见展昭的耳根通红,煞是可爱。“猫儿,可以啦,多漂亮!哎呦!臭猫!你踢我干嘛?”“让你长个记性!你是来戏弄展某的还是来钓鱼的?”

白玉堂这才想起来今日的正事,急忙拿起鱼竿,“来见识一下五爷的技术!”说完便把鱼线甩进了河里,好巧不巧的,大风忽然降,把那长长的鱼线吹得老远,白玉堂:“......”展昭:“白兄,你确定这个距离能钓得上来?”展昭轻笑,挪揄地打量着白玉堂。

白玉堂听了这话,一拍胸脯,大声道:“放心,五爷这杆利器可灵啦!”

半个时辰之后——

“白兄,有鱼上钩了吗?”

“不急,再等等,这么早,鱼都还没起床呢。”

“好。”

一个时辰之后——

“白兄,有鱼上钩了吗?”

“不急不急,今日鱼儿睡得有点晚。”

“......好。”

一个半时辰之后——

“白兄,鱼还没上钩吗?”

“......”白玉堂提了提竿子,毫无感觉,很是尴尬,“猫儿,你再等等,快了快了!”

两个时辰以后,日上三竿——

“白兄......”

“别吵!”

“咕~”身边传来某种声音,“猫儿,你肚子在叫?”话音刚落,白玉堂觉得身旁一阵劲风刮过,他以为又起了大风,等回过神,展昭已经不见了。一抹蓝影腾空跃起,踏水而过,身子轻盈,仿若玄鸟。

不过几秒,水面便“哗”得一声,溅起了一层水花,两尾活蹦乱跳的鱼儿被展昭抓在手心。展昭抓到鱼之后,并作停留,踏水过岸,站在白玉堂跟前,敛眸而笑:“白兄,吃展某的烤鱼吗?”白玉堂有些受刺激了,“会燕子飞了不起啊?五爷我轻功也不会在你之下!”

展昭也不去争论,挑了个干净的地方蹲下,用剑剖开鱼肚子,取出内脏,把鱼放进河水里洗净,轻甩了一下,去掉了些水分,拾了些树枝生了火,将鱼烤得“磁磁”作响,香气扑鼻。

#鼠猫[超话]#

他来到开封府前,这时夜已经深了。
夜色中,萤火点点。
他站在石狮子旁,猫儿曾经站过的地方。
那时候的猫儿是什么样的呢?
是了,那寡言的猫儿生了一双极美的眼睛。
那双明澈静谧的眼,不知为何总是笼着层哀伤,悲天悯人。年少的猫儿啊,总会把欲说还休的心事都清清楚楚地揉进眼里。他记忆中的猫儿,一直是那温温润润的模样。他时常在想,猫儿若是老了,他的眼睛也会老吗?嗯,会的,岁月无情,常败美人。但就算如此,猫儿的眼睛一定也是极亮的,风霜刻骨,魂魄依然,初心怎忍相忘。

知君仙骨无寒暑,千载相逢犹旦暮



月色昭昭照玉堂,少年提剑战沙场,魂归故乡。
“你怕了?”
“笑话!”
少年英姿勃发,鲜衣怒马。


展家有儿,俊美如玉,你这御猫,白某收下了。


生当复来归。

死呢?

死亦长相思。


玉堂?

嗯?

你为何看上展某?

因为你是我见过最美的男子。


有一个问题

我不敢问你

像夕阳不敢问晚霞

像流水不敢问落花

又像手中古朴的巨阙

不敢问那潇洒的画影

于是我只能拥有那么一个背影

在那烟雨朦胧的江南

我的前方

曾站着一个玉堂

【占tag致歉】鼠猫圈禁耳雅的原因

我写这一篇文的目的不是想要引战,也不是想要推鼠猫,只是希望能够说清楚一些事情,让双方有一个对彼此的了解,这样对两家都好。鼠猫太太们不想也不会在耳雅圈里推鼠猫,请你们放心。


1.标鼠猫,推原创,人物极度ooc

耳雅写了一篇文《七五奇案录》,标着鼠猫同人,拆了鼠猫cp。她把展昭写死了,让展昭后人展景天魂穿展昭。惊人的是,她后面居然又让展昭复活了,并让白玉堂亲口向展昭承认自己爱的是展景天,对展昭只是朋友。如果把主角名字替换了,读下来完全不会让人产生这是白玉堂,这是展昭的想法。

2.对于拆cp这件事,耳雅的态度

鼠猫粉让她改《七五奇案录》的标签,不要标着鼠猫写原创。耳雅开始的态度是死活不改。她通过“鼠猫”这个标签和与鼠猫粉撕逼这件事情,获得了原始热度。达成这个目的以后,她才把这篇文改成“鼠伪猫”,再改成原创,到最后就否认自己写的是鼠猫同人,声称自己的文是原创。到目前为止,耳雅对追文的鼠猫粉们没有一句道歉。

3.“猫儿”这个称呼的特殊性

孙兴和焦恩俊分别饰演1994版《七侠五义》(简称9475)的白玉堂和展昭。剧里白玉堂一直喊展昭“猫儿”。起初剧本里根本没有“猫儿”这个称呼,是孙兴看焦恩俊的展昭扮相,眼睛圆圆,嘴角翘翘,很像一只猫,兴起给焦恩俊起了“猫儿”这个昵称。被孙兴一带,全剧组的人都开始喊焦恩俊“猫儿”了,后来导演居然就同意孙兴在拍戏的时候这么喊。因此“猫儿”也成为鼠猫文里白玉堂对展昭的爱称。

4.耳雅对于“猫儿”这个称呼的态度

对于《七五奇案录》,鼠猫粉让耳雅改成原创。她反驳说:你们写的猫是猫儿,我写的小野猫(展景天),就不是猫儿了?

5.耳雅对于鼠猫的态度

耳雅一开始说自己爱鼠猫,后来亲手拆了鼠猫cp。当时四分之三的鼠猫粉抵制耳雅,论坛纵横道,鼠猫猫鼠贴吧直接禁了她的文。她在退到晋江论坛,圈地自萌之前,高贵冷艳地说自己没看过电视剧,没看过原著。什么都没看过,就开始写鼠猫,本质上就是借个名字写文而已。

6.关于鼠猫的起源以及发展

下面是我和鼠猫前辈交谈,以及在上网了解以后,收集到的关于鼠猫cp的历史讯息。可能不会特别确切,但也没有刻意捏造的成分,都是前辈们经历过的事情。

鼠猫cp是国产影视耽美鼻祖,起源于9475这部剧,cp设定是风流天下苏攻✖️言念君子美受。1994年的时候,鼠猫cp并不存在,很多妹子还在为喜欢白玉堂还是喜欢展昭苦恼。后来妹子们觉醒以后,白玉堂✖️展昭这对cp才开始萌芽。鼠猫起初叫“白展”,因为会让人联想到“白斩鸡”,不太好听,所以取“日明为昭,白玉为堂”之意,称作“昭白”(不含攻受属性),意思是“昭昭然为天下忧不足,皎皎明得以人间清白”。

鼠猫同人文最初是在武侠论坛磨剑山庄的展昭同人里出现的。新生的鼠猫cp受众小,站的人很少,加上当时磨剑山庄也排斥耽美,但是初代鼠猫写手们并不屈服,和论坛里的各路势力对抗,撕得一片腥风血雨。后来初代粉们脱离了磨剑山庄,开辟了论坛“纵横道”。纵横道是公认的鼠猫文发源地和粮仓,人气绝高,曾日更千贴。后来又发展出三大鼠猫论坛“逍遥境”“风流天下暧昧王道”“日月行空”。

7.鼠猫粉对于鼠猫的态度

有写手为了写好人物,把整本枯燥的《宋史》给啃下来了。我觉得她们写鼠猫不仅仅是喜欢鼠猫的外貌,cp感,更是因为喜欢鼠猫举手投足之间的风流和傲骨。她们对白展两人是怀有敬重之心的,她们会不断反思,有没有写砸,有没有歪曲人物,有没有辱没白展二人。

很多鼠猫写手在那个网络不发达的年代,一有空就泡在网吧里,上论坛更新鼠猫文,还有很多粉就泡在网吧看更新,那种感情很纯粹也很可贵。她们会兴致勃勃地对小伙伴说“你扮白玉堂,我来扮展昭”然后写段子,那时候她们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是角色扮演。因为喜欢得纯粹,所以会认真地对待人物,会执着得近乎执拗。

鼠猫文上G,基数大,好文多,雷文也多,但质量总体上乘,很多同人文笔好,立意深。还有一个让我印象很深刻的大大是阙出影随。从2006年到2007年,她和她的团队花了一年剪辑出了一部鼠猫电视剧《传奇》,正剧十集,番外两集,一共3小时52分钟。132首配乐是从2000首配乐里精挑细选出来的,不求最好,只求合适。里面的每一句台词都会斟酌是否符合人物形象,是否将情节交代清楚。也是因为《传奇》的横空出世,才在攻受之争里奠定了鼠猫一家独大的地位。

8.关于耳雅我的看法

耳雅开始写“鼠猫文”的时候,鼠猫已经经历了黄金时代。所以她知道鼠猫很火,通过同人也知道了白玉堂喜欢叫展昭“猫儿”“臭猫”“烂猫”“展小猫”。但是她不是鼠猫粉,不曾了解过为什么同人文里会这么写,不曾了解过关于这对cp的许许多多的故事,所以她也体会不到鼠猫写手们倾注在这些称呼里的或爱慕,或敬仰,或欢喜,或悲伤或遗憾的种种情感。

9.对于耳雅粉和sci剧粉我想说的话

很多耳雅粉是因为看了她的文入了鼠猫,所以对于鼠猫形象的认知从一开始就有偏差。其中一些粉表示“只喜欢耳雅的鼠猫”“耳雅的鼠猫才是真正的鼠猫”“看了耳雅的鼠猫就再也看不进别的鼠猫文了”“是耳雅捧红了鼠猫圈,你们非但不感谢她还要diss她,心疼耳雅”“你们凭什么禁她?她抄袭了吗?她伤天害理了吗?”这种话,我看到很多,说实话,是一粉顶十黑。鼠猫cp不是某个人捧起来的,是许许多多真心喜爱鼠猫的写手们,mv大手们,同人图大手们,同人歌团队,coser们用她们的爱和努力撑起的鼠猫圈。鼠猫感动了她们,她们成就了鼠猫。







鼠猫mv小仓库(一)

1.《六世封印》全集【已完结】

剪辑:阙出影随MV   

av12471064   

日期:2017年7月22日 


“猫儿,你说的,生死同命!”

“好!”


2.《幻世录·殇》

剪辑:朝如青丝暮成雪   

av3768096    

日期:2008年10月

“如有来世,愿为掌心记,眉间痣,长伴长随,玉堂......”

 “无双人,留下多少无双恨?爱一生,恨一生。”

 “蓦然望,刀剑依旧在吟唱。” 



3.《逝言》

剪辑:行走的巧克力   

av1782479   

日期:2012年3月4日


“展昭,这辈子,我跟你没完没了。”



4.《山河祭——HE版》


剪辑:唐达可     

av1081296      

日期:2014年4月23日


“玉堂,展昭来见你了。不知你在彼处有何短缺,故自作主张送些薄物,望你莫要嫌弃。展昭念你,也无颜见你。你去之日我未亲身相送,中元引魂,我也无名相接。你若心恨展昭无情无义,且走得慢些,待日后我去寻你,再当面领骂。你说...可好?”

 “猫儿,爷在。”



5.《痴人说梦》


剪辑:唐达可   

 av1064230     

日期:2014年4月8日


“相信的爱情若不占有便是错眼惊鸿,镜花水月泼了一身滂沱大雨中。命里有,命里无,只怪桃花不够红,大病一场比大梦轻松。” 

“忘却的爱情若还疼痛便有死灰翻涌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更唇舌相争。想要切肤切齿,没有人舍命陪你疯,谁不知痴人最爱说梦。”



6.《江湖笑》
剪辑:依婷      

av4865784      

日期:2009年1月


“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。”



7.《譬如朝露》


剪辑:乔家以沫   

 av13034689   

日期:2017年8月6日


“此身如朝露去日苦多,任春秋都穿肠而过。竟来不及问一句人生几何?能白驹过隙前对酒当歌。”

“连生死和诀别都一一错过,错过这眼中片刻不舍。有人曾接过陨铁锈剑震怒山河,悲欢如颈项间紫藤纹身玲珑勾勒。”

“是谁在风刀霜剑之中立于身侧,这一世光阴吝啬,来世坎坷能遇你几回合?”


8.《红衣》(鼠猫版人鬼情未了)


剪辑:永远的winnie  

 av13003597    

日期:2017年8月5日


“长宴席,布天下一局棋,用一腔碧血豪情守护你。挥手道一句后会有期,那时你,要记得着红衣。”

“长相思,一咫一万里,这一生不负江山不负你。回首望,那浮名再也休提,红尘中只寻一人知己。” 


9.《千秋侠骨香》(二十周年剧场版预告片)


剪辑:唐达可      

av1259083      

日期:2014年7月5日


江湖庙堂风起云涌...... 

“白玉堂一生不敢自诩英雄好汉,但心中最信任公正!”

 “展某一向只知公理,不识时务!”


10.《盛世无争》【逍欢】【9475鼠猫衍生】


剪辑:阮师      

 av12894683       

日期:2017年8月3日


阮师:“大意就是两个孤独又美颜的老男人相遇相识交换信物并拉灯(咦?)结果仍然死爱人的故事emmmmmm” 

我:这两个人真好看呜呜~岁月静好~

向每一位剪刀手致敬。

鼠猫mv也是鼠猫的一大宝藏,很多优质mv因年代久远,看的人少,我希望它们的光彩能被更多小伙伴看见。

有好多mv,可以慢慢囤(>^ω^<)

爱慕

如果有一座桥,可以通往你身边
让我走向你吧
走向二十四年前的那个深夜
让我看看你吧
看看你穿红袍佩巨阙的样子
红衣猎猎
衣袍在空中翻飞的声音
应该会很好听吧
我有梦过你
现在的你
梦里我隔着玻璃和你说话
可是你呀
没有看见我呢
那个说着说着泪流满面的我呀
什么时候能真的见你一面呢
猫儿啊
他们都说你老了
你是老成什么样子了呢
翻翻你的照片
你老了
但笑起来的时候呀
神情多像以前那拿剑试云的少年人呀
想好了回国的日期
明年可以见到你吗